廣東省旅游協會

Guangdong Tourism Association(GDTA)

文旅人才招

改革開放40年 旅游業的這些變化你經歷多少?

首頁標題    看世界    改革開放40年 旅游業的這些變化你經歷多少?

中國當代旅游業既是改革開放的產物,也是改革開放的馬前卒。四十年河東四十年河西,我國旅游業已經從外賓入境觀光“游山玩水”的接待性事業,全面轉變為國民經濟戰略性支柱產業,也從以發展入境游、旅游創匯為主,發展為世界出境游的重要力量。

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2018年是改革開放四十年,從管理者、投資者到從業者以及消費者,我國旅游產業將如何發展,是一個不能回避的問題。在文化和旅游部組建的這一年,尋找我國旅游業的“初心”,對旅游業迎接新一輪改革開放至關重要。

 

一、四十年之變:旅游三大市場的誕生

改革開放之初,人民群眾溫飽問題都沒有解決,當然談不上旅游休閑。因此我國旅游業發軔于入境接待,目標很簡單,就是為國創匯。

作為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同志對旅游業高度重視。1977年11月17日,在與時任廣東省委領導談話時,他就明確指出:中國把旅游事業搞好,輕松就能掙二三十億外匯。

1978年的天安門廣場

1978年10月9日,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兩個月前,鄧小平同志在會見美國泛美航空公司董事長西威爾后,同民航和旅游系統的相關負責人說:民航、旅游這兩個行業很值得搞;利用外資建旅館可以干,應該多搞一些。他親自算了一筆賬:一個旅行者花費1000美元,一年接待1000萬旅行者,就可以賺100億美元,就算接待一半,也可以賺50億美元。

1983年5月,旅游者在長城腳下的商鋪中購買紀念品

一個月后鄧小平同志出訪新加坡、馬來西亞和泰國——這三個國家,日后成為中國公民自費出境游最早的三個目的地國家。東南亞三國旅游業給鄧小平同志留下了深刻印象。

1978年11月,鄧小平出訪新加坡(圖片來源于網絡)

尤其是新加坡,彈丸之地當時每年吸引200萬國外游客,旅游收入10億美元。據筆者了解,鄧小平同志出訪新馬泰三國后半個月內,先后召見國家旅游局領導、國務院負責人和工商界人士談發展旅游業,明確要求:搞旅游業要把旅館蓋起來。下決心要快,第一批可以找僑資、外資,然后自己發展。旅游事業大有文章可為,要突出地搞,加快地搞。

1978年以后的5年間,他先后5次做了發展旅游的重要講話。他從戰略層面、全局高度看旅游業。1980至1985年,全國旅游發展規劃堪稱中國旅游業起飛之作,規劃指出,到1985年爭取接待350萬人次,外匯收入約25億美元。1979年11月29日,國務院批準《關于大力發展旅游事業若干問題的報告》

如今的新加坡成為最受國人歡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

1978年,中國接待入境過夜旅游人數僅為72萬人次,創匯2.6億美元。1987年,接待入境過夜旅游人數突破1000萬人次大關。之后,入境旅游接待人數每增加1000萬人次的時間逐漸縮短,其中從4000萬人次到5000萬人次只花了3年時間。旅游創匯每增加50億美元所花的時間更短,到2007年,中國旅游創匯已達到419.19億美元,與2006年相比只用了1年時間就增加了80億美元。

1978年,外國記者前往廣州游歷

中國旅游業在世界排名也持續上升。1978年,中國國際旅游接待人數和國際旅游收入的排位都在世界40名以后。1980年國際旅游接待人數開始進入前20名1988年進入前10名1999年起進入前5名。中國國際旅游收入排名,1980年在世界僅列34名,1982年進入前30名,1992年進入前20名,1994年進入前10名,2001年進入前5名。在2017年的全球旅游總收入排名中,中國僅次于美國,位居第二。

1997年2月,廣西。許多店鋪已經開始接待外國旅行者

改革開放初期,受各方面條件限制,國內旅游采取“不提倡、不宣傳、不反對”政策。20世紀80年代中期,隨著綜合國力提升,居民收入顯著提高,國內旅游市場開始形成。1981年,國務院第一次組織召開全國旅游工作會議,明確指出:旅游事業是一項綜合性的經濟事業,是國民經濟的一個組成部分,是關系到國計民生的一項不可缺少的事業

199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將旅游業確定為國民經濟新的增長點。2001年,國務院《關于進一步加快旅游業發展的通知》中指出:“樹立大旅游觀念,充分調動各方面的積極性,進一步發揮旅游業作為國民經濟新的增長點的作用。”2006年,中國旅游業發展“十一五”規劃綱要明確提出,要把旅游業培育成為國民經濟的重要產業。

1990年,游客在1987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的長城上喝可樂

國務院辦公廳1993年轉發原國家旅游局《關于積極發展國內旅游業的意見》。而2000年開始實施的黃金周制度,使國內旅游假日期間出現“井噴”,國內游與入境旅游成為驅動中國旅游業發展的兩個車輪。

出境旅游是國內旅游需求的延伸和升級。1997年起,在新馬泰出境游以及試辦港澳游、邊境游基礎上,中國公民自費出境旅游業務正式開展。現在中國不僅是世界重要的旅游目的地,也成為主要的旅游客源地,三大市場均衡發展是我國旅游業全面發展的必然結果,特別是因私出境旅游的快速增長,成為中國綜合國力增強、居民生活水平提高、對外開放擴大的一個生動寫照,是中國改革開放和社會轉型的必然結果。

2001年,鐵路第四次提速新型特快列車亮相

目前,旅游已經成為大眾的普遍生活方式,成為提高生活品質的重要內容。我國旅游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逐步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重要內需動能。

旅游業是全球公認的朝陽產業,其涉外性、交流性、綜合性、聯動性的特點使之日益成為一種大眾化的生活方式,全面帶動了人、財、物跨國界、跨地域、跨時空、跨領域的流動,直接促進旅游及相關行業的繁榮,拉動了國民就業和經濟增長。

1990年5月,山西省陽泉市群眾藝術館樓下的錄像廳前,門口外掛一個電視做廣告,吸引許多路過這里的人們聚集看錄像,門前有一個賣茶水的攤位,等待消費者。

2017年中國出境游達1.29億人次,連續多年成為世界第一大出境旅游客源國、全球第四入境旅游接待國。短短四十年,中國旅游完成了從旅游資源大國向旅游消費大國的跨越,并穩步向世界旅游強國目標邁進。旅游業是改革開放輝煌成就的生動體現。

 

二、依法治旅:美麗中國離不開法治中國

今年12月4日是第五個國家憲法日。建設法治中國是習近平新時代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2018年,按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中央決定組建文化市場綜合執法隊伍,將旅游市場執法職責和隊伍整合劃入文化市場綜合執法隊伍,統一行使文化、文物、出版、廣播電視、電影、旅游市場行政執法職責,由文化和旅游部指導。可以說,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旅游業發展在制度上的最重要進展,就是依法治旅。

2018年國慶節,《中華人民共和國旅游法》迎來了實施五周年的紀念日。為保障旅游者和旅游經營者的合法權益,規范旅游市場秩序,保護和合理利用旅游資源,促進旅游業持續健康發展而制定了《旅游法》,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于2013年4月25日發布,自2013年10月1日起。世界上有60多個國家和地區制定了旅游法律。

旅游法

《旅游法》的雛形,在20多年前就已存在。《旅游法》是改革開放初期就啟動的一個立法項目,曾列入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和國務院立法計劃,但由于當時我國旅游業還處于起步階段,有關方面對立法涉及的一些重要問題認識不盡一致,這部法律草案未能提請審議。

得益于我國旅游業的快速發展,旅游法草案終于提請審議。據統計,截至2011年底,全國各類旅游景區景點達到兩萬多處,旅行社達到兩萬多個,星級飯店達到一萬多家,旅游直接從業人員超過1300萬人,國內旅游人數超過26億人次,接待入境旅游超過1.35億人次,公民出境旅游超過7000萬人次,國內旅游市場規模居全球第一位。為了順應人民群眾過上美好生活的新期待,迫需要制定一部綜合性的《旅游法》。

1998年,北京天安門廣場。一位小朋友正在拿著望遠鏡眺望遠方

據不完全統計,全世界已有60多個國家和地區制定了旅游法律。西方旅游發達國家的旅游立法進程與旅游業發展過程是同步的。當時我國還沒有一部專門的《旅游法》,這與我國世界旅游大國的地位身份不匹配,同時旅游業發展過程中出現的矛盾問題也對旅游綜合立法提出了需求。

《旅游法》不但對旅游者權利和義務作出相應規定,還對政府層面的旅游規劃提出明確的法律要求,目的就是從法律層面最大限度保護旅游者的正當權益。中國旅游研究院負責人表示,我國旅游業已進入大旅游時代,單靠行政手段已無法解決許多深層次問題,必須尋求制度化保障。

2000年,黑龍江。一些冰雪旅游項目已經開始流行

依法治國必然要求依法治旅,特別是新時代以來,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法治中國建設和旅游業發展,《中華人民共和國旅游法》公布實施,《國民旅游休閑綱要(2013—2020年)》《國務院關于促進旅游業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促進旅游投資和消費的若干意見》《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強旅游市場綜合監管的通知》等相繼出臺,依法促旅、依法治旅加快推進。

大眾旅游方興未艾,全域旅游如火如荼,旅游業現代治理體系加快建立,對提升旅游法治工作水平提出了新要求、新任務和新挑戰。伴隨社會進步和依法治國戰略的推進,社會大眾權利意識和法治意識不斷提升,參與社會治理的熱情日益高漲,自我保護意識和維權意識強烈,對旅游部門的社會治理水平和保障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2002年,中國美麗的村莊婺源

截至目前,據不完全統計我國現行部門規章2730余部,其中原國家旅游局15部。旅游部門與市場監管,公安、工商、物價等部門聯合執法依法治旅,加快建立現代化的旅游治理體系,建立健全旅游法治體系,從《旅游法》到《旅行社條例》等法律法規、規章和規范性文件,立改廢釋并舉。特別是在執法上,以組建文化和旅游部,中央關于整合組建文化市場綜合執法隊伍成為法治旅游建設的有利契機。

改革開放以來,無論是國民旅游權利的普及,游客的權益保障,還是旅游市場主體的建設,旅游服務過程中的民事糾紛,乃至旅游投訴處理,都是旅游行政部門領導下進行的。從北京治理黑車、黑導、非法一日游,到云南“史上最嚴的旅游整治”,再到原國家旅游局定期開展的專項整治行動,力度不可謂不大,短期效果不可謂不明顯。但基于契約、誠信、價值觀的長效治理機制特別是法治機制才是關鍵。

2018年2月22日,海口滯留車輛

文化和旅游部部長雒樹剛表示,伴隨著大眾旅游時代的到來,節假日及高峰期出行難、停車難、入園難、賞景難、如廁難等問題依然突出,強迫購物、欺詐消費、酒店和餐飲衛生不達標、服務不規范、游客不滿意的現象在很多地方還不同程度地存在。這些問題不解決,游客滿意度不高,旅游業轉型升級的目標就不可能實現。

雒樹剛強調,貫徹落實好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歸根到底要依法治旅,特別是對在線旅游企業訂單不實、酒店衛生屢遭詬病、黑導游屢禁不止、境外旅游安全問題增多等廣大游客反映強烈社會關注度高的熱點問題拿出切實的措施,既要治標也要治本,不斷提升旅游服務品質。

 

三、與世界擁抱:改革開放永無窮期

業內人常說:中國改革,從農村大包干開始;中國開放,從旅游飯店開始此言非虛。

中國旅游業從入境游、掙外匯開始。可是入境游客進來后,住哪兒呢?國門初開,海外客商及旅游者顯著增加。但當時偌大中國,鮮有幾家現代旅游飯店,國際化的酒店管理與標準化服務更是空白。

2003年2月,擁有百年歷史的北京飯店,獲得國際服務業“五星鉆石獎”

據統計,當時全國僅有300家設施普通的飯店、招待所及旅館。首都北京只有北京飯店、友誼賓館、前門飯店、華僑飯店、新僑飯店等8家飯店。作為中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北京市達到接待標準的僅有1000張床位左右。很多情況下,當時外國旅游者一下飛機,并不是按國際慣例安排住宿,而是先被安排游覽參觀,晚上再到飯店等候床位——實在無房可住的情況也時有發生,那就將外賓送到其它城市,次日再返回北京繼續游覽。

突破“床鋪瓶頸”是以點帶面,對外開放的突破口。按黨中央“搞旅游業要把旅館蓋起來。下決心要快,第一批可以找僑資、外資,然后自己發展”要求,國務院旋即成立了以副總理谷牧、陳慕華,人大副委員長、國務院僑辦主任廖承志等組成的“利用僑資、外資建設旅游飯店領導小組”。

2007年1月,廣州白天鵝賓館

隨后,北京建國飯店、南京金陵飯店,上海虹橋飯店、廣州白天鵝賓館等多家旅游飯店相繼誕生。旅游飯店成為引進外資、走向市場的排頭兵,中國旅游飯店從“事業接待型”向“經濟創匯型”發展,也推動了人們思想觀念從計劃經濟到商品經濟、市場經濟的跨越。

2001年,中國加入WTO,對中國旅游業來說又是一大分水嶺。旅游業是我國服務業中具有競爭優勢的少數行業之一,但是國家明確開放的3個領域,對旅游業均有直接“利好”。如金融業的擴大開放可方便旅游支付;信息產業可推動隨之進入的電子商務和銷售網絡發展,促使旅游運作更加現代化;降低進口汽車關稅,可使多年困擾旅游業的用車難題得以解決;降低其他關稅則能使高星級飯店經營成本下降。

1985年7月,故宮前停著一輛供游客拍照的汽車(圖片來源于網絡)

在我國服務業中,旅游業開放程度較合理,我國旅游業自由化指標僅次于分銷服務業、商務服務業,旅游業實際開放度與通過使用服務貿易具體承諾減讓表計算的中國旅游業承諾開放度一致,這與旅游業作為各國競爭性行業的事實相符。

改革永無止境,開放未有窮期。

我國旅游業,始終站在對外旅游開放的最前沿,不斷提高對外開放程度,降低旅游入境投資門檻,鼓勵外資走進來。特別是積極開展與“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的旅游合作。海南島、平潭島等國際旅游島建設,使旅游業再次成為新一輪對外開放的試驗田。

平潭旅游島

值得注意的是,旅游業也是率先在對外開放中積極參與國際旅游組織管理和國際旅游規則制定的行業。近年來,世界旅游城市聯合會、世界旅游聯盟、世界旅游經濟論壇、國際山地旅游聯盟等國際旅游組織紛紛落戶中國。我國深度參與世界旅游組織、亞太旅游協會等國際組織管理,致力提高世界旅游治理體系的擔當和能力。

2017年世界旅游聯盟在成都成立

目前,通過“一帶一路”、上合組織、中日韓、中俄蒙等跨區域旅游部長會議機制,以及一系列“國家旅游年”行動,我國旅游對外開放已經開始以創新發展推動全球旅游合作,從被動跟從國際規則向積極主動的旅游國際合作及旅游外交轉變。

我國旅游業的新一輪對外開放,將積極主動地向世界旅游產業治理貢獻中國智慧,向世界旅游介紹中國旅游扶貧、旅游生態文明建設、旅游集團管理經驗,肩負起世界旅游健康可持續發展的責任。切實增強國際話語權和規則制定權,總結中國在旅游扶貧、鄉村旅游、產業融合、智慧旅游、全域旅游、廁所革命等方面的成功經驗,為世界各國特別是發展中國家提供旅游產業治理的中國旅游方案、中國旅游案例與中國標準,提升中國在世界旅游中的引領作用。

2017年,國家主席習近平致信聯合國世界旅游組織第22屆全體大會的賀詞指出,旅游是不同國家、不同文化交流互鑒的重要渠道,是發展經濟、增加就業的有效手段,也是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重要產業。習近平強調,中國高度重視發展旅游業,旅游業對中國經濟和就業的綜合貢獻率已超過10%。未來5年,中國將有7億人次出境旅游。

經過四十年發展,以旅游集團為代表的全球水平的市場主體已經扮演起了關鍵角色,為中國旅游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雒樹剛與2018旅游集團20強企業代表合影

類型多、規模大、增長快,旅游企業是旅游大國走向旅游強國的堅強支撐。統計顯示,截至2017年底,全國共有旅行社2.79萬家,旅游景區3萬多家,住宿機構45.78萬家,旅游集團20強交易總額達到1.53萬億元。隨著研學旅行、科技旅游、休閑旅游、養老旅游、定制旅游等新需求的提出,旅游產業發展的空間更加廣闊。

雒樹剛在出席2018旅游集團發展論壇時表示,隨著政府在旅游和文化公共服務領域投資的擴大,公共博物館免費開放,高速公路節假日免費通行,旅游產業發展環境更加優化。旅游業的創新發展前所未有與經濟社會發展聯系在一起,融合在一起,旅游企業大有可為,大有作為。

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糧票、布票、肉票、魚票、油票、豆腐票、副食本、工業券等百姓生活曾經離不開的票證已經進入了歷史博物館,忍饑挨餓、缺吃少穿、生活困頓這些幾千年來困擾我國人民的問題總體上一去不復返了!”

有了普遍溫飽,才可以談全面小康,才能談億萬群眾的詩與遠方。對于40年勵精圖治的中國旅游業來說,曾經閉塞落后的局面已經一去不復返,“讀萬卷書,行萬里路”,越來越多的國家對中國游客開放免簽,越來越多市場因中國游客到來而走向繁榮,中國護照正帶給國人前所未有的便利與尊嚴。中國的簽證正帶給無數外國友人以期待和驚喜。


2018年12月28日 09:52
?瀏覽量:0
?收藏
冒险岛登陆